第二章 瘟疫蔓延
百家乐叶荛  |  字数:3168  |  更新时间:2019-04-06 20:53:29 全文阅读

师父说过,在这妖魔横行的世间,什么事都可能发生。

比如现在,离婉笑还没起床就被外面说话的声音给吵醒了。

“离大夫,谁能想到这才三两天的事,就病倒了这么多人,现在俺们村里到处都是发烧呕吐的,跟之前的牛家村是一模一样啊!大家都说是瘟疫来了,大白天都吓的不敢出门!”

“我这当村长的......哎,可怎么办啊!”

这人就是张二姐那村子的村长,前些日子临近的牛家村突然有人生病,多少会点医术的张二姐就去帮忙看看,谁想回来就一病不起,没几天就撒手人寰。紧接着从张家人开始,村里就陆续有人病倒,起初并没多少人在意,只是对临近的牛家村爆发瘟疫感到有些惶恐,整个村子进入了封闭状态,更没人敢往牛家村方向去。

可村里病人的状况越来越严重,渐渐地开始死人,然后又有更多人染上同样的病症。这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异样,村民闭门不出,即使是大白天,在街头巷尾也难见到人影。

村长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害怕这里变成第二个牛家村,所以一大早就跑来山上找离大夫,毕竟这周边几个村子的人都知道,离婉笑的师父不仅会一些驱邪的法术,而且医术也甚是高明。

“师父,来客人了啊?”

听到声音,老师父看了眼从房间出来的离婉笑,师徒俩对视一眼就知道他们猜测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。

不管怎样,附近爆发瘟疫,他作为一个大夫还是应该去看看,能不能治疗尚且不论,帮忙看上一眼还是有必要的。

所以老师父应下了差事,送走村长之后就坐在桌边,点了袋烟,默默抽着。

“师父,这瘟疫......可不好治啊。”

婉笑愁眉苦脸的陪自家师父坐着,心里不太愿意让师父去,有瘟疫爆发的地方多半是妖魔作祟,想要彻底医治,不能单单依靠医术,还要配合仙法将妖魔驱赶或是消灭,才能从根本上去除祸患。自家师父医术的造诣自然不用说,但仙法上面也就只会简单的驱魔道术,遇上真正有道行的家伙,也是束手无策。

老师父沉默许久,将抽完的烟斗放回桌上,淡淡道:“婉笑,你随师父过来,为师给你一样东西。”

离婉笑点点头,最近连续出事,她的神色也显得有几分低落。跟着师父走到书架旁,那架子上零零散散摆放的都是师父平时研究的古籍,这些书她没事的时候也翻过,只是看不懂,也懒得问。

老师父从架子上拿下一本厚厚的医书,吹了吹灰尘,将它递给小徒弟,“婉笑,这本书给你,你要收好。”

书很重,厚厚一大本,离婉笑看着就头痛,立刻哭丧着脸道:“师父,不是又要背书吧?”

老师父摇摇头,目光平和,“婉笑,这本万法医经融合了各家仙法和医术的精髓,其中记载了很多早已失传的东西,或许你现在还无法理解,但你要继承师父的衣钵。”

领着自己的爱徒走到外屋,老师父念念有词的将心里话道出,:“将来或是悬壶济世,或是收纳弟子,不管你作何选择,为师都希望你能记住,医者仁心,为世人解除苦难是我们一生的责任。”

师父的教导来的很突然,也让婉笑心里愈发沉重,平日里师父虽然也会教导她几句,但更多地却是宠爱和关怀,即使她无心学习,师父也只是笑笑,任她胡闹。然而今日却让她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,隐隐觉得似乎与这场瘟疫有关。

“师父,徒儿记下了,我一定会努力的!”坚定的眼神透露出她的决心,师父养育自己不容易,该是她回报师父的时候了。

老师父甚是欣慰的点点头,拿起桌上的烟斗,回了房间,下午要去那几个瘟疫村看看,他需要提前准备一些东西。

离婉笑坐在外屋,望着门外淅沥沥的小雨,阴沉的天空仿佛随时会排山倒海的压下来,让所有人毁灭。

妖魔,真有那么可怕吗?

她从小呆在山村里,每次去镇上都能听到一些关于妖魔鬼怪出来害人的传说,但她自己却是从未见过,偶尔师父做法救人,也都是让她回避,虽然不懂为什么,但师父这么做必然有他的道理,这么一想,她也就懒得问了。

简单吃过午饭,老师父就自己背着药箱出门了,离婉笑想跟着去,却被师父一句话堵了回来。

“去背书,回来检查!”

哎!

叹着气,望着师父撑伞离开的背影,离婉笑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到些许落寞,一个人守在家里,百无聊赖的翻着那本厚厚的书,上面记载了一些神话故事,都是三百年前甚至更久远的神魔之争。

一身粗布衣衫的小丫头靠在椅子上,聚精会神的看故事,两条腿晃荡来晃荡去,不知不觉就晃到了天黑。

到了掌灯时分,师父还没回来,想必是出诊遇到了难题,临时在村子里过夜了。

想到此,离婉笑放下书,默默去厨房热了碗剩饭,一边看书一边漫不经心的吃着。

晚上看书看到睡着,没有师父在家终究还是睡不太安稳,噩梦连连。

朦胧间感觉周边忽的冷了下来,眼前是白茫茫一片,看样子应该是一间冰块砌起来的屋子,房间空荡荡的,正中央的台子上放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冰棺,里面躺着一个身穿白衣的仙女,美丽的容颜带着几分冷艳。

真是个冰美人啊!

离婉笑发誓,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漂亮有气质的美女,想靠过去仔细端详,忽然身后的门开了。

有人?!

离婉笑顿时一惊,慌乱之下根本找不到藏身之处,傻愣愣的看着一席黑色长袍的男人走进来。

这人气场很强大,虽然看不清容貌,但他身上传来的压抑气息还是让离婉笑禁不住连连后退。

“素染,我想你了。”

黑衣男人强壮的身体掩藏在宽大的袍衫之中,即使看不清他的脸,还是能隐隐感到他与众不同的气质,这样一个男人却拥有如水般温柔多情的目光,他的视线落在冰棺中的白衣女子身上,带着淡淡的哀伤,很轻,却很深。

“明天,我就要走了,我要去结束这一切。”

他的声音很好听,似乎拥有让人安心的魔力,离婉笑站在角落里,唇角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,一滴泪莫名滑落,在如此冰冷的地方散发着暖暖的气息。

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,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很悲伤,那是一种比哭泣更能让人感到痛苦的沉重。

男人黑色的背影渐渐扩大,慢慢化成一片黑暗。没有师父在家的夜晚,因为梦中这个男人宽大坚实的背影而多了一份安全感。

天色渐渐亮起,安睡一夜的离婉笑醒来觉得有些冷,又加了件外套才出去洗漱。师父还是没回来,这一天又会很无聊了。

按部就班的吃了早饭,随后又窝在床上看故事,偶尔打开窗户对着外面的雨水发呆,阴沉的天气也看不出是早上还是晚上。

随着天色渐晚,婉笑的心里开始生出一丝不安,师父从来不会放心让她一个人待在家里这么长时间,这时候还没回来会不会遇到什么事情了?

无聊的呆到下午,眼看一天又要过去了,师父还是不见人影,离婉笑想了又想,终究放下书本,决定去村子看看。

打着伞,拎着自己的小药箱,简单收拾一下就出了家门。

在小雨中一步一滑的走着,淡蓝色的衣摆溅上些许泥水,小丫头腿脚灵活,没多久就看到了村口。

傍晚的村子黑漆漆一片,路上一个人都没有,看着很瘆人,但想到师父就在这里,有些害怕的离婉笑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进去。

一路荒凉,没有灯光,没有人影,死一般的寂静充斥着整个村庄。

离婉笑点了个小灯笼,这么湿滑的雨天,没有光亮很容易摔倒。强忍着心里溢出的恐惧,轻车熟路的往村长家跑,师父的去向也就只有村长知道。

整个村子只有村长家还亮着灯,那一丝光亮在凄风苦雨中显得格外温暖。

“笃笃笃”

院门关的很严实,婉笑在雨中敲了半天,屋内才传来人声。开门的是村长的大儿子,看见提着灯笼的离婉笑明显一愣,“婉笑,你咋来了?”

冷的直哆嗦的离婉笑不等说话就三步两步跨了进去,忙着抖落身上雨水,哆嗦着问:“王大哥,我家师父在你们这没?”

王大哥见她风尘仆仆,赶紧帮忙提过药箱,领着她进屋。

“中午的时候离大夫跟我爹出去了,看样子好像出了什么事,俩人都挺着急的。”

离婉笑满脸疑惑,“出去了?去哪了?”

“不知道,不过听他们说应该是去牛家村了。”王大哥给倒来一杯热水,让她暖暖身子,接着道,“离大夫很厉害,看过病人之后就说瘟疫的根源应该是在牛家村,所以中午吃完饭就跟我爹出去了,到现在还没回来,不知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。”

看得出来,王大哥心里也很着急,只是家里娘亲去世早,只有两个小妹妹,这种时候他根本走不开。

“牛家村......”离婉笑嘟囔着,心里打起了盘算,这大半夜的自然不能再往外跑,若明天师父他们还没回来,她就得去牛家村看看了。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