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秒速赛车时空 > 论复活是怎么变难的 > 正文
十九,我与春风皆过客,你携秋水揽星河
百家乐槐树爷爷  |  字数:3385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01-19 00:11:17 全文阅读

“我知道!我知道!”方恒似是自语又似在回答蜀平遥的话,“但——但仍是放心不下——”

“行了,您不必说了!如果这是您的选择那么我支持您,方伯伯您放心之后我会照顾好方少爷的。”蜀平遥说完这句话就起身准备离开,一边走一边在低语,“痴人!”

方恒看着他的背影再次走到门前俯身跪下,苍老粗粝的声音在此刻好像变得格外柔软;“谢谢!”他说,一腔柔情都诉与因迷路而晃过屋门前的微风了。

······

方乐英此时的状态并不是很好,因为他面前站着一个漂亮清冷的女人,身后漂浮着一只人头龙身的怪物。

“你来做什么?”他看着烛龙,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了一步,脸上染上了怯色。

当康盯着他,面色复杂,一看见他就想到梦姑许愿时说的话 不禁也有些烦躁。更令她有些焦虑的是,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跑的方乐英面前问出这个愚蠢的问题。心思百转,但与外间只是一瞬,当康说道;“你知道梦姑许了什么愿吗?”

“不知道,但是我也不感兴趣。神仙姐姐——您因何而来呐!可是——是有什么事吗?若是有什么事,乐英愿意效犬马之劳。”精。虫上脑的人对于做事情是不怎么考虑后果的,就算当康身边有着一尊杀神也拦不住方乐英对当康的肖想。

烛龙看出了他眼神的中的贪婪恶狠狠瞪了他一眼,方乐英缩了缩脑袋对于烛龙他可是怕的厉害。或许是心神晃动的太过厉害了,就连这精神世界里都出现了几条手臂粗的裂痕。

当康见着周围空间中的裂痕,心里对于方乐英多少有些鄙夷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人会愿意为了这样的一个男的赴死,故而叹了口气才说道;“你可知梦姑许的什么愿?”

“与我何干!”方乐英向后缩了缩,整张脸都拧巴到一起了。

当康见他这副怂包样气极了,一挥手方乐英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掐着脖子举了起来,许是因为被别的东西掐着脖子的缘故,以至于他发出的声音都十分零碎,两只手在脖子处抓挠着一张脸涨得通红。

“你再说一遍。”当康说着,半阖着双眼冰冷的杀意自她身上散发出来。

方乐英用沙哑的声音艰难的说道:“我——我错了!神仙,额不——上神,您大人大量饶了我吧!我想——我想知道梦姑许了什么愿行不行。”

当康冷哼一声,方乐英的身体自空中打了一个旋被甩到一边,他的身体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几声令人牙酸的闷响。

“她说想要一切回到最初。你是何感受?”当康盯着方乐英,似乎是连他表情中一点细微的变化都不愿意放过。

方乐英眼珠子转了几圈,刚想说些有关于感动的客套话,但是没想到张嘴说出的确是另一番话:“与我何干!那是她自己愚蠢痴傻——今日种种不过是她自己自作自受。”说着方玉英满脸惊恐,他赶忙那一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,可是却没有来得及话早有说完。

而后,他一脸惊疑的看向当康和烛龙;“你们!”

烛龙晃晃尾巴狞笑两声,轻蔑道:“怎的,就你这点道行还想在我们面前说谎,真是笑话。”

方乐英一噎,冷汗褪了几层,心凉了半截。想着今天要完,到是变得硬气了一些,毕竟可能没谁会希望自己到死都是一个怂包吧!

当康静静的看着他不再说话,烛龙气结;“你这人真是极品!嫉妒自私自利,那丫头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情,到头来就换来你这么一句话真是可怜。”

“哈!上神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呢!她付出是她自愿的,我要求她为我付出了吗?她自己一厢情愿为我付出感动了自己,感动了别人。可这对于我来说又有什么用呢?难道就因为感动我就要掏心窝子对她?

是——是我是一个人渣,我喜欢她只是喜欢一张脸,娶她就是冲着她有您给的玉佩。我渣的坦荡,您也不用拿着那所谓感动来质疑我绑架我,不爱就是不爱。我不认为我有错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不是吗?”方乐英听见烛龙的话,许是因为想得通透了几分,倒也没有一开始那种胆怯,他勉强站直身子看着烛龙说道:“不过!上神您觉不觉得您有些幼稚?

按那姓蜀的伪君子同我讲的您所存在的时间不下数千年了吧!怎的漫长的时光将您的性子教养成这般单纯的呢!

我索性活不过今日了,故而给您一句忠告:无论什么事情发生都不要让别人的行为影响到您,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更重要。

生而在世,多的是因为犯错误而后悔的事,好好思量,才能做出最利于自己的选择。才是真正的对自己负责。”

“你懂什么?老子活了数百年了用你这个我随手就能捏死的蝼蚁来教育我?”烛龙气极了,居然有一天他被一个自己觉得十分恶心的蝼蚁教训了,于是气急败坏的他恶狠狠的咒骂道。

尾巴冲着方乐英一挥,一扇黑色的风刃自空中浮现冲着方乐英飞去,对方坦然站在原地闭上双眼等着风刃临身。

“烛龙,停手。”当康的嗓音自身旁响起,烛龙扭头看她满目惊诧。

“我说,停手。”她看着烛龙一字一句的重复道。

“为什么?”烛龙吼着。

“不是时候。”当康说着,伸手一点那柄黑色的风刃在空中骤然消散化作星星点点的黑色星光。

烛龙觉得自己快要气炸了,打了个响鼻自空中消失了。

“求仙问道真的是你想要得到吗?不会后悔?”当康轻声问着。

方乐英听见声响睁开双眼后,发现自己还活着,松口气之余喜悦袭上心头,正逢此时听到当康说的话,长舒了一口气用力点了点头。

当康点头,身影变得浅薄不多时便消失了。

······

“时间到了,你准备好了吗?”蜀平遥拿着郎酒看着自己面前坐着的方恒,面带忧色。

“恩!”方恒点头,看着蜀平遥的目光带着和煦的光。

蜀平遥脸上的忧色更重了,沉声说道;“我提前告诉你,因为雷击之刑十分痛苦非厉鬼不能忍受!而若要成为厉鬼许经受格外痛苦的死亡过程才可以。”

“无妨!我什么苦都吃过,不怕!”方恒咧嘴说道。

“那好!”蜀平遥说完,将郎酒往天上一抛,郎酒在天上分化出数把一模一样的剑,剑尖轻抬直指方恒,方恒拿起茶杯冲着蜀平遥遥遥的敬了一下,笑道;“之后有机会的话,在同你一起喝茶。今儿老朽就先行一步了,有缘再会。”

蜀平遥看着他说不出话来,拍了一下手,数把长剑如同听令的士兵一般直直的冲着方恒戳去。

“噗”的一声,数把长剑同时扎进方恒的身体,方恒面白如纸十分勉强的冲着蜀平遥笑了笑;“道长,不知这种疼痛比之雷劈之刑那个更重。”

“雷劈。”蜀平遥看着方恒的笑容觉得喉咙涩涩的,连带着眼睛都有些酸。

方恒此刻发自内心的笑了,提起一口气断断续续的说着;“如此,这样的罪——就更不能让英儿去受了!可惜我这把——老骨头只能为他遮风挡雨到这一刻了。”

蜀平遥仰头不在看他,一抬手数把长剑便同他的身体里退出,身体与地面碰撞的声音响起但是蜀平遥已经不敢去看了。手再次放下的时候,数把长剑再次想着方恒扎去,有是“噗”的一声,蜀平遥的拳头攥的紧紧的满脑子都是昨天方恒说的话。

“那是我儿!”四字如箴言一般敲打着蜀平遥,沉重极了,但是他却读不懂这四字更深层的含义。

“血脉亲情当真是如此神圣的东西吗?竟然可以让人甘心为之赴死且未有悔意,小道士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?”蜀平遥睁开眼,寻找这句话的源头的时候不经意间瞥见方恒血肉模糊的身体,心里抽疼。

烛龙看着蜀平遥快要拧到一起的眉头,轻笑了两声;“怎的下不了手了!本神来帮你!若是要挨过雷刑这种程度可还不够呢!”

烛龙说着,一股黑色的火焰从他的眉心飞出,蜀平遥惊呼;“这是,玄冥幽焰?传说中可以炼魂火焰?”

玄冥幽焰烛龙眉心飞出以后,十分乖巧的悬浮在烛龙面前,烛龙看着自己面前那团火焰没好气的说道:“搁这儿待着干嘛!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,别在我面前碍眼!快滚!”

玄冥幽焰在空中晃了晃好似是委屈了似的,整个火焰缩小了一圈,磨磨唧唧的飞向方恒。

“竟然还是个能听懂人言的。”蜀平遥喊的声音更大了。

“大惊小怪!”烛龙瞥了一眼惊诧的蜀平遥,轻蔑的说道。

蜀平遥见那团玄冥幽焰飞向方恒时,才明白原来烛龙是来帮忙的顿时喜上眉梢,连忙跪地道谢;“平遥替方伯伯拜谢上神。”

“行了,起来吧!你为什么要答应他的这种要求,要知道这事可是逆天而行。”烛龙见那团黑色的火焰将方恒包裹住后,看着蜀平遥饶有兴趣的说道。

蜀平遥站直身子看向前方火焰中隐约显现的身影,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那是他的选择!对于他来说家财万贯,家庭生命都比不上他孩子的一根头发。那日他请我帮他,还有今天数剑临身。他惦记的从头到尾就只有他的儿子!”

“可——可我不明白!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?对于这世间的凡人来说他的生活已经比太多的人幸福了!他何必这样做呢!”烛龙说着一脸地铁老人看手机的表情,这事对于他来说真的太难理解了。

“还有方乐英?他的生活也比同龄人幸福太多了——何必一心求仙问道呢!还为了这件事做出那么多混账事,真是让人难以理解。”

“没想到啊!”蜀平遥看着烛龙心里嘀咕道,“我从没想过上古神兽居然和人一样有惊有怒,有不满有惊疑——”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