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秒速赛车时空 > 论复活是怎么变难的 > 正文
二十,群童欺我老无力,拄杖无时夜叩门
百家乐槐树爷爷  |  字数:3278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01-20 13:55:22 全文阅读

  “别在心里想了!我能听得见——”烛龙看着他十分认真地说道。

  蜀平遥陡然一惊,而后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跪倒在地;“对不起前辈,冒犯到前辈了!”

  “没事,起来吧!

  传说中的神兽是这样一副样子,让你失望了吗?

  其实,上古神兽也好,天上的神灵也罢,都是我们这个样子,有的甚至比之人类还恶劣三分。

  我们获得永生的同时,性格中缺陷也被无限放大化了,我冲动话唠,当康冷漠不会近人情等等——我们真的与所获的的声名匹配嘛!”烛龙说着眉毛轻轻扬起,带着点怀疑与伤感。而后他看着一旁的蜀平遥坚定的说着,但那声音很虚像是悬浮在天上寻不到源头似的,

  “虽然我们的性格各自有各自的特异性,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我们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薄凉,我们从不会为了别人去牺牲自己,所以方恒的所作所为于我眼中是愚蠢至极!”

  “您——”蜀平遥看着烛龙说不出话来,对方言语中所携带的情绪让他有些无措。

  烛龙轻笑,但那笑容却不足以让他低垂的眼角扬起:“你不必回答我!”

  “冲动的人多半情绪化,我就是如此,囿于感情的人失意起来,若是无人可以倾诉心意,那可是糟透了!

  小道士——你此刻需要做的就是安安静静的呆在这里,听我把话说完!我劝你乖一点哦!不然小心日后只能与老友相约黄泉了!”烛龙声音依旧轻佻,好似只是在问蜀平遥吃了没有。

  蜀平遥噎了一下,心想:“这到真是个不好相与的!”

  “别再心里嘀咕,你师傅没告诉你吗?如果没能力给自己的心封锁起来,就不要在比自己强大的人面前瞎胡想。小心被人玩的骨头渣子都不剩!”烛龙细长的身体在空中扭动两下,幻化出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刚毅的男人,那男人穿着一身玄色衣袍,头戴高冠,额前有零星的碎发所以的飘着。

  此刻,那人端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,对他有模有样的说着。

  “前辈——”蜀平遥一张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古怪,“您既能幻化人型,为何终日以人头龙身的模样出现呢!”

  烛龙兴许也是觉得有趣,张开双臂转了两圈,最后好似对这个形态十分满意似的点了点头。

  正欣赏新的身体的烛龙,听见蜀平遥问话颇为随意的回答到:“我乐意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不过你这小子也怪奇怪的!我昨天在梦跃居门口那般对你,你就不记仇?”

  “记!但是——我又打不过你,记仇也没用啊!”

  “你倒是个妙人!”

“所幸瞒不过去了,不如直说。”

  “兴许——我们能成为友人!”

  “那是晚辈之幸!”

  “方恒的魂马上就要练好了,你且去取他身上精血三滴,从他右手上割下一片灵魂,放到方乐英丹田。

我要这龟孙破凡成圣时回想起这一刻……破他金身。

  此等小人若不给他点颜色瞧瞧,便是愧对了天下为了成仙正道抛头洒血,挥汗抹泪之人了!”烛龙说的义愤填膺的。

  蜀平遥吐槽道:“是您自己想惩戒他吧!说实话,若不是碍于恩情,我也想收拾收拾那个混账东西呢!”

  “小道士太诚实可是不好哦!”烛龙轻笑道。

  蜀平遥这时也算是摸清楚那位的脾性了,笑着摇了摇头不在理会他,朝方恒所在的地方走去。

  止步,蜀平遥看着面前的的一滩烂肉刚才还有快乐的情绪转而变得低沉。

  “方伯伯,您因一腔爱子之心身死,日后会不会后悔呢!”他低声自语,一腔痴怨都赋予风中,风携他不明含义的情绪飘向远方——

  “小道士,这时伤春悲秋可没用呢!快些做事,身后那个马上就要醒了哦!”烛龙的话适时传来带着点玩味。

  同时他身后的白雾好像故意应和着他的话似,在空中抖动了两下。

  蜀平遥无奈苦笑,耸了耸肩:“烂成这个样子取什么精血啊!”

  “难道怎么做也要我告诉你吗?蜀山出来的总不能连这点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吧!”烛龙半开玩笑的说着。

  蜀平遥无奈看他:“能是能,但那会伤及魂魄!我不想用,那样的法子会将方伯伯的灵魂割裂成数百块。他即将去受雷刑,魂魄还是尽量完整些好,少受点罪。”

  “废物!”烛龙晃晃手,一滩闪烁着金光的血液飘起,而后地上的石头凝成一个瓶子。

  在之后,那瓶子漂浮而起承接这那一滩血液。

  蜀平遥笑着冲着烛龙比了一个大拇指,伸手一招那个瓶子就飞到他的手里。右手虚握,郎酒自空中浮现。

  握紧郎酒,随手一划。方恒刚刚才凝成的魂魄右手小拇指处出现了一道裂痕,伸手一接,一截断指出现在手心。

方恒的魂魄厉声尖叫着,分魂之痛终究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。

死后成鬼的方恒性子软绵绵的,初临人世遭此大劫也不知奋起反抗,惊叫之余只知道锁着脑袋窝在一旁。

  蜀平遥看着方恒的鬼魂叹了口气,又低头看着手中那半截手指,一动不动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“行了!那到东西就不要发愣了,赶紧干活吧!”烛龙有些无奈,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小子这么喜欢囿于回忆。

  烛龙看着蜀平遥这番样子,不禁想到:“回忆那东西——

  算了,我和他一样。他困顿于方恒所行所述,我又何尝不是将自己囿于梦姑的话呢!

  说来也丢人自己这般人物,居然是被那个混小子呵醒的。”

  蜀平遥闻言手一抖险些将手中的东西扔出去,他已经不想理会一边那个煞风景的人了。

  随后,烛龙身后的那团白雾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,蜀平遥面色一变一闪身就出现在那团白雾旁边,将瓶子中间的鲜血浇在那团白雾上,又将半截手指拍入白雾中。

  这才松了一口气,解下腰间的酒葫芦喝了一口,由衷的感叹到:“好!”

  “小道士你不也是可以动作敏捷速战速决的嘛!刚才却做出那等姿态,莫不是心生恻隐?”

  “是啊!总归还是有些不忍心,毕竟方伯伯——哎!”

  “莫要叹气了!你将才喝的东西是什么?闻着挺香的,叫本神尝也喝一口尝味道!”

  蜀平遥一噎扭头就看到一旁一脸贪婪的烛龙。兴许是经过之前烛龙吐露心事一般的谈话,两人也变的亲近了些,故而蜀平遥也起了耍宝的心思。

  他护宝似的护住手中的酒葫芦,高声喊道:“饶了我吧!这宝贝可不能给你呢!”

  “这是……蜀山研制的新型丹药?”尾音上扬表露出主人的惊异与好奇,“不对,你喝下那东西后身上的灵力并没有加速增长,也没有细水长流式的小范围缓慢增长。

  同样骨肉皮囊也没有什么大范围变化。

  难道是优化魂魄所用?”

  蜀平遥从烛龙开始说话的时候就乖乖的,他先是脸色一礓而后两腮绷得紧紧的,嘴角不自觉的上挑而后被主人压下。

  好半晌,他才说话:“这是个好东西!”他说着摇了摇酒葫芦,一脸严肃,“这是养魂的好东西!”

  烛龙更好奇了,浓浓的眉毛快叫他挑的天上去了,试探性的问道: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。”蜀平遥格外认真的重复了一遍。

  “让我尝尝!”烛龙一脸笃定,在他眼里可能就没有蜀平遥拒绝他的这种情况。

  蜀平遥一脸肉疼的将手中的酒葫芦递给他,偏过头好似不忍心看一般。也因为他是偏过头的,以至于烛龙没有看见他眼中狭促的笑意。

  接过酒葫芦,烛龙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,入口有些涩而后说一种说不出的味道,这东西绝说不上好喝。

  而且,自这东西入口烛龙就开始观察自己身体的变化,发现自己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变化,这才发觉自己被骗了。

  又惊又怒下,将酒葫芦砸向蜀平遥。

  蜀平遥嬉笑,伸手一捞抱着酒葫芦打了一个旋将那股重力卸下,朗声说到:“可别这东西可金贵的很,若是摔了我可要心疼死了!”

  烛龙突然觉得自己头重脚轻,脑袋像是一不注意就要从脑袋上跌落一般。

眼中也出现了重影,烛龙眯着眼,一脸迷糊的说着:“小道士,我眼前怎么这么多个你啊!”说完后,他就一头栽了下去。

  蜀平遥一个闪身出现在烛龙身前接住烛龙,脸上的笑容更胜了!

  “前辈,这东西叫酒可以解忧……哈哈哈哈,从未想到这上古神兽居然是个一杯倒的。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  在蜀平遥的笑声中,方乐英睁开眼睛, 入眼的却是白茫茫的一片,听着外界传来的笑声他开始奋力挣扎。

  白雾外,蜀平遥看见那团白雾抖动的厉害,只得拦腰抱起烛龙走到屋里,寻了一张椅子把他放下。

  捏了个决,低声念咒不多时那团血肉模糊的残渣就消失了。

方恒的鬼魂看着蜀平遥的眼神中充斥惧怕,扭身就逃开了。

  蜀平遥望着鬼魂的残影叹了口气 刚想捏决送他入黄泉,但是没想到他还没出手的时候不知何处飞来一条锁链将它圈住。

  一黑一白两个人自空中浮现,遥遥的像烛龙所在的地方拱了下手就消失了。

  “爷!在下谢必安,请您劝劝那边椅子上坐着的爷,助人成仙免去雷劫,可是逆天的事。请哪位爷少做,若是这事捅上天庭对您我都不好。”一个尖细的男声,在蜀平遥耳边响起。

  “这次我兄弟二人看在那位爷的面子上就当没看见了,若是再犯,我二人必将上告阎王!”

  “请爷务必转告,在下告辞!”

  蜀平遥扭头看向烛龙笑了笑,低声自语:“这次我倒是沾了您的光了!”

  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