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秒速赛车时空 > 论复活是怎么变难的 > 正文
二十一,憨批总会被雷劈
百家乐槐树爷爷  |  字数:3058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01-21 21:00:53 全文阅读

“噗”的一声,白雾如纸一般从中间被方乐英从里撕裂。

  蜀平遥扭头看向白雾中伸出的那只手,眉眼间尽是疏离嘴唇却微微勾起。他向前走了两步定定的看着那团正在扭曲变形的白雾,静静的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。

  接着一阵古怪的声音响起,像是咀嚼的声音,蜀平遥脸上的笑意没了,好看的眉紧紧的皱着。

  四周出现大量的孤魂野鬼,细细看去死相千奇百怪,有的没了脑袋;有眼珠子从眼眶里掉了出来,靠着以条纤细的皮肉扯着轻飘飘的缀在脸上:还有的嘴是竖着的,唇齿开合正咀嚼着刚才从白雾中溢出来的仙气,刚才蜀平遥听见的咀嚼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。

  见此蜀平遥重重的拍了一下额头,懊悔又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:“我真是糊涂,竟然连普通人成仙时有仙气溢出,会吸引附近的孤魂野鬼来抢夺仙气这事给忘了。之前也没做什么事来防范,可怜方家到少爷了,这可有他的苦头吃了!”

  他说着手重重的一挥,郎酒被他斜斜的甩了出去,钉死了一只无头鬼,朗声喊道:“郎酒!出来吧!这次你能打个爽了,把你心头的气都放放。我可不想日后打架的时候自己吃苦头……毕竟,小命最重要!”

  郎酒现身,用着自己独有的那种如战鼓一般的闷声回答道:“丑话在前,那狗东西我可不护着,死活都是他的缘法!”

  “真是伤脑筋!”蜀平遥随口答道,挠了挠头发,似是有些苦恼,而后展颜一笑:“随你了!对了——你有一个新伙伴,今天就带着她练练手罢!这个可要护好了哦。”

  蜀平遥说着将兰芝跻身的长剑甩出,兰芝现身穿着同往常一样的月白色衣裙,微微俯身向蜀平遥行了一礼。

  “喏!那是你前辈,你去同他学学如何打架。”蜀平遥伸手指指一旁的郎酒,漫不经心的说着。

  梦姑颔首,恭敬道:“是,主人!”

  郎酒看见兰芝惊的一个趔趄险些叫一个小鬼将耳朵咬掉。

  缓过神来后,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蜀平遥,扯着嗓子说道:“你做了什么?”

  “你当一个与上古神仙用灵魂交易的人能活下来?”蜀平遥答非所问,“会饿死的!”

  “混小子!等老子处理玩这边的事在收拾你!”郎酒怒喝,但是眉眼间却有一点欣喜,“丫头,你离我远点一个女人,能成什么事呢,别给老子添乱!”

  说完郎酒握住剑身连劈带砍,收韭菜似的收割着一旁的鬼魂。

  兰芝一噎,不满的学着郎酒有些生疏的舞着剑,可是好半晌一个鬼魂都没砍到。在她没有注意到的地方,有一个鬼魂猛的向她撞了过去。

  郎酒一直用余光关注着兰芝,见状皱了一下眉后闪身到兰芝背后,一剑前刺将那只鬼击毙。

  “你逞什么能给老子退到后面去,女人就是碍事!”郎酒是战场上下来的,说话的声音闷闷的。

  此刻,好心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像是责骂。

  兰芝咬紧牙关,看着郎酒的眼神颇为不满,也不理他直愣愣的向鬼聚集的地方冲去。

  “艹,没脑子的女人!”郎酒骂道,而后扭头看向蜀平遥喊道:“你他娘的把这个疯婆娘收回去,别在这儿碍老子的事。艹,你个疯女人看后面啊!妈的,看老子不砍死你个龟龟,欺负老子‘战友’。”

  说完,郎酒也顾不得去等蜀平遥回话,拎着剑就冲上去砍杀准备偷袭兰芝的小鬼。

  蜀平遥懒洋洋的窝在太师椅中,听着郎酒说的话揉了揉眉心,一脸古怪道:“真是的!一点都不尊重我,真不知道日后兰芝能不能管住他啊!”说着,他摇摇头看着一旁轻合双眼的烛龙,轻飘飘的说道:“前辈这幅样子真是好看的紧啊!”

  另一边,郎酒正骂骂咧咧的拦腰抱着兰芝,兰芝的两眼通红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  刚刚一有四个鬼魂从四个方向向她杀来。

  因为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,兰芝的手都在抖,整个人抖的如同筛子一般,又惊又怕她都以为自己要再死一次了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郎酒赶到长剑一挥又一个闪身,又一剑斜劈而出,将兰芝救下。

  兰芝面色惨白,拄着剑才堪堪站着。郎酒见她站都站不稳就上前揽住她,让她可以斜靠着自己,嘴里骂骂咧咧的。

  “疯婆娘,我又没有说让你去后面等我。还他妈冲冲冲,这狗日的龟儿子是能吃吗?还是比老子好看让你这么急切!艹,你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嘛?所以我说女的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”

  兰芝的脸一阵青一阵白,跟戏台上变脸的似的,她猛地推开郎酒不满地说道:“你什么意思!女的碍你事了?”

  “当然——我看见你就想起,老子戎马半生守护的大好的河山,结果叫一个满脑子男人的贱婊子给我败光了!”郎酒说着狠狠的剁了一下脚,大地好似都再震颤了龟裂的痕迹从郎酒的脚下扩散到四周,坑杀了一片恶鬼。

 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兰芝的脸色“刷”的一下变得惨白如纸。

  郎酒斜了她一眼更气了,恶声恶气地道:“这些狗东西怎么这么多烦死了。”说着他捏了一个决,将面白如纸的兰芝压进剑身,想后丢去。

  长剑斜飞直冲着蜀平遥飞去,钉在蜀平遥脚边的土地上。

  蜀平遥看着那把剑,轻叹了一口气:“这是真生气了啊!

  兰芝,你莫要同那个不解风情的家伙置气。

  他是个可怜人!昔日镇守百年河山,大好青春写就一封情书寄予王朝,朱笔一挥便极尽一生未再更改了!

  就这样一个人,被一个女皇帝坑害了。时年,郎酒在外征战,女皇却爱上了前年被他俘获的敌国王子。

  这场错乱复杂的感情叫他赔上大半生的河山,都付之一炬。自那时候起,他便开始歧视女人。

  所以,别同他计较太多,我替他向你道歉。

  其实你应该感谢他,那万鬼侵袭——”的场面不是你能应付的,他扔你回来是为了救你。这话刚起头,就被郎酒从外面传来的话打断。

  “闭嘴!之前怎么没见你这么慈悲。”

  闻言蜀平遥苦笑以一声不在说话。

  兰芝闪烁了一下,穿出一个女声:“感谢他!哼——我才不会感谢像他那样的人呢!感谢一只狗都比感谢他强!”

  蜀平遥刚想为郎酒辩解,外面就有一阵气浪想屋内拍来,掀飞了屋顶的同时将墙壁震塌。

  蜀平遥眼疾手快一手将烛龙捞进怀里,一手在兰芝上空划过而后兰芝就消失了。

  正当他眯着眼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,从气浪的中心传出一句话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!我终于——终于成功了!”

  气浪散去,一切尘埃落定,气浪中心的人影才显露出来。紫色的锦袍早已变得破破烂烂,头发无风自动相向后飘着,主人的一张俊脸因欣喜变得扭曲。

  那人扬着头仰天长啸一声,屈膝一弹便飞向高空。心念一动,身影自原地消失,而后在百米外出现。

  如此重复数次,这才出现在蜀平遥身前仍是一脸幸奋。

  蜀平遥含笑看他,震荡了一下袍子,一件新的紫色华袍就出现在方乐英身上。

  “令尊仙逝,托我照看你!但吾乃蜀山弟子,无法日日陪在你身边。深思熟虑下决定要收你为徒,你可愿?”蜀平遥说话的时候情绪波动极为平淡。虽是眉眼带笑,但是总有一种疏离感裹挟其中。

  “凭什么?我都得到成仙了凭什么要我拜你为师?我也不是什么好为人师的,不过你助我成仙,若是三跪九叩,也可勉强应允。”方乐英一脸不屑的看着蜀平遥。

  蜀平遥笑了,等笑声消去,他喊:“郎酒何在?”

  蓝色的身影在他身后浮现,声音沉闷:“臣在!”

  “教教我们的方大少,礼仪尊卑,省得日后带回蜀山丢了我的面,让诸位长老看笑话!”蜀平遥笑着说着,阳光的笑容挂在他脸上怎么看怎么危险。

  郎酒脸上出现了狭促的笑意,他握紧拳头偏头活动了几下,周身骨骼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。

  “小少爷!”郎酒说着向前走了两步,“肉搏还是拼这玩意儿!”说着,他挥了挥手上的剑。

  方乐英故作姿态的思考了一下,讥笑道:“哈!我都成仙了同你比剑不是欺负你嘛?我们比——比剑!”

  “真是无耻啊!”蜀平遥晃着脑袋说着,将兰芝扔给方乐英撇嘴说:“小朋友,输了不要说我们欺负你。郎酒是剑灵中的上上品,故而他跻身的剑也并非凡品。

  你刚成仙手上的定然没些趁手的东西。这把剑同郎酒相比差不了多少,你用它同郎酒比公平些。”

  方乐英接剑,看着剑上闪烁的荧光,一脸的贪婪:“若是我赢——你将你身上的好宝贝都给我!可否?”

  “可!”蜀平遥应了句后饶有兴趣的的反问道:“你要是你输了该当如何?”

  “哈!我不会输。”话音刚落就向郎酒劲射而出。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